呼和浩特 【切换城市】

首页 > 房产资讯 >新闻内容

租客网:城市会不断改造发展,成就了“房东”

2021年05月10日 11:24

北京工作的人叫北漂

上海工作的人叫沪漂

深圳工作的人叫“来深建设者”


深圳是一个十分著名的移民城市

因为来了就可以拿深圳钱(补贴):

全日制本科每人2.1万元

全日制硕士每人3.4万元

全日制博士每人4.6万元

来了就是深圳人


跟北上广抢人,深圳是专业的。




这是一个神奇的地方,来了深圳你就是靓妹、靓仔。



一千个在深圳生活的人,眼里就有一千种不同的深圳。

长期住在坂田的农民房

去没有田的福田,像进城

到没有湖的罗湖,像逛香港

在没有山的南山,看科技园


当然它们也不是一成不变,城市会不断改造发展,成就了“房东”。




自此,一说到深圳,就会想到腰间挂钥匙串、拿户口本打牌的房东。




城中村整栋楼水电费按一户算,超过使用梯度按最贵的收,这里房租很廉价,水电费却高得出奇,

选的位置不好,早上吵醒你的就不是闹钟,而是邻居或工地噪音。

为了便宜,选了“握手楼” ,对楼就是同居人,全年可能都没有阳光。


终于在这里住下,你会知道最美的不是下雨天,是你躲过的【回南天】。

在回南天,玻璃上是湿的,墙壁是湿的,地上是湿的,衣服是晒不干的。

如果回南天上了微博热搜,话题名字一定是:回南天,我们屯过的那些内裤。


租住的房子如果清洁不到位还会遇到会飞的蟑螂。


蟑螂很彪悍,深圳人更彪悍。


坐地铁,在深大和高新园出站进站,堪比春运+堵车。





这里不是一个悲伤的城市,因为时间过得太快,人们没空流泪,一直保持积极的向上的心态。


曾经以梦为名“租住”在这里

与房东中介斗智斗勇

每天挤公交、挤地铁

工作到10点才发想起没吃早饭

晚上加班成为常态

涨了工资

却丢了生活

驱使生活的只剩下生存


来了深圳就是深圳人。当初既然义无反顾来到深圳,想要努力挣钱早日出头,现在也别让自己在租房的小事上掉了价。

有梦,就上租客网。

我们都明白,房间以外的生活更重要。想要开始新生活,就得有一个像样的家,也许我们只是缺乏运气和改变的勇气,这次不妨去看看,也许就能摆脱现状了呢。



相关推荐

腾讯起诉乌龙,老干妈或成最后赢家?

腾讯起诉老干妈反转再反转事情的经过充满了神奇色彩,堪称年度第二场商业大戏(第一场网友们投票为当当事件)。2020年6月30日,腾讯请求查封贵州老干妈公司1624万财产获得法院支持。消息一出,网友们先是一脸问号,这两家公司什么时候搞在一起?腾讯不吝啬给出回应,是老干妈在腾讯投放了千万元市场合作,但无视合同,长期拖欠未支付,腾讯被迫依法起诉,申请资产保全,法院裁定冻结对方企业账户。接着反转来了,老干妈发布声明:未与腾讯进行过任何商业合作,腾讯你被骗了。并帮腾讯报了警。随后贵阳警方通报,3人伪造老干妈印章与腾讯签订合同,已被刑拘。一个互联网头部公司,竟然被3个人骗了,这让腾讯的脸往哪里搁。况且,腾讯真的很认真在帮老干妈打广告,前期准备的时候骗子3人还一本正经的当甲方,对物料提出修改意见。谁知到头来全都一场空,真心终究是错付。值得一提的是,有人爆料,腾讯的失误是因为使用了某搜索引擎,被引导点进了骗子网站。据此,大家纷纷猜测是百度,百度不得已发出声明:手里的瓜突然不香了。并否认三连。而支付宝、字节跳动也纷纷赶来嘲讽。这一出着实让人惊叹,老干妈或成最后赢家。

2020年07月05日 20:01

割肉出售中国最大租车公司 陆正耀的“神州系”版图还剩什么

本篇文章3746字,读完约10分钟为挽救危机中的神州优车,陆正耀准备放弃起家的租车业务。6月1日,神州租车发布公告称,北汽集团拟从神州优车手中收购神州租车不多于4.5亿股股份,相当于神州租车已发行股本总额约21.26%,这已是陆正耀旗下的神州优车在神州租车的全部持股。对于神州优车拟与神州租车彻底“切割”的消息,资本市场反应积极。截至6月1日收盘,神州租车股价报收2.22港元,当日涨幅高达23.33%,神州租车市值也随即升至47.07亿港元。瑞幸造假事件的爆发,将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及他一手创建的神州系推至风口浪尖,此次神州优车放弃神州租车无疑是该风波发酵的产物之一。在出让神州租车后,包含“网红”品牌宝沃汽车在内的神州系将何去何从,东山再起还是加速崩塌,成为关注焦点。抽身自救6月1日,神州租车发布公告称,神州租车主要股东神州优车已与北汽集团订立一份无法律约束力的战略合作协议。战略合作协议显示,北汽集团将向神州优车收购不多于4.5亿股股份,相当于神州租车已发行股本总额约21.26%,合作细节和条款仍在磋商当中。神州优车公关总监王涛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除上述公告中提到的内容,北汽集团与神州优车还将围绕汽车出行等业务,形成双方在技术、产业链等方面资源优势的互补与整合,实现“传统汽车+出行产业”的深度融合,构建出行生态链。按照此前神州优车与华平系资本AmberGem完成的首批股份收购,21.26%的股份已是神州优车在神州租车的全部持股。如果此次21.26%股份的交易得以实现,北汽集团将晋身神州租车第二大股东,而神州优车则全面退出。对神州优车而言,出售神州租车股份实属无奈。陆正耀是瑞幸第一大股东、董事长,也是神州优车实际控制人,连同其他一致行动人士持有神州优车已发行股份总数约39.94%。近期,随着瑞幸造假风波爆发,神州优车陷入债务危机,自称已出现金融机构和供应商挤兑苗头,并因此走上“股份甩卖”之路。4月3日,神州优车将神州租车4466.6万股股份应贷款人要求于二级市场上予以出售,用于偿还部分借款。4月4-16日,神州优车又被动减持3679.2万股神州租车股份;4月16日,神州优车向AmberGem出售9860.8万股神州租车股份,总价约2.27亿港元;5月12日,神州优车继续被动减持10万股神州租车股份,用于偿还部分借款。4月3日前,神州优车对神州租车的持股比例高达29.76%。一系列减持操作后,神州优车持有神州租车4.5亿股股份,持股比例约21.26%。目前,联想控股持股26.59%,为神州租车第一大股东。价值几何尽管神州优车为神州租车的21.26%股份找到潜在买家,但前者究竟最终能从此轮交易中获得多少资金收益,仍是未知数。作为国内最大专业租车公司,神州租车提供包括长租、企业租车、国际租车在内的各类业务,服务网点覆盖全国300余座城市,网点数量超1000个。截至2020年3月31日,神州租车车队总规模为14.17万辆。近两年来,经营规模庞大的神州租车,业绩每况愈下。财报显示,2017年神州租车净利为8.81亿元;2018年净利为2.9亿元,同比下降67%;2019年净利为3100万元,同比下降89.3%;2020年一季度经调整EBITDA(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为5.47亿元,同比下降42.9%。“相较其他亏损的租车公司,神州租车的业绩表现已很难得。”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作为国内租车公司中的老大,神州租车虽然利润下滑严重,但仍然在盈利。如果神州租车的盈利模式、财务报表相对可信,肯定还有很大价值。此前,受瑞幸造假风波影响,神州租车市值一路缩水。4月3日,神州租车股价暴跌54.42%至1.96港元。随着此次神州租车股份出售消息传出,神州租车似乎正重新获得资本市场信任。截至发稿,当日神州租车股价已飙升至2.22港元,涨幅为23.33%,市值也达到47.07亿港元。在业内人士看来,估值只是股份转让的影响因素之一,神州租车21.26%股份最终的成交价格,仍取决于神州租车的实际价值,以及交易双方博弈的结果。不过,对于神州租车的实际价值,汽车行业分析师张翔并不看好。他表示,与汽车分时租赁、P2P租车等获得政府扶持的新型租车模式相比,传统的租车行业市场前景已经不大,神州租车的价值可以说是在逐年递减。牵连宝沃需要注意的是,瑞幸造假风波不仅影响到同为上市公司的神州租车,也为神州系资本在造车领域的布局蒙上阴影。2018年12月,在神州优车幕后操盘下,长盛兴业以39.73亿元的价格从北汽福田手中买下宝沃汽车67%股份,2019年3月,神州优车从幕后走前台前,宣布拟通过子公司以现金收购方式受让长盛兴业所持宝沃汽车67%股权,取得宝沃汽车控股权。在瑞幸股价暴跌同一天,神州优车发布公告称,为优化债务结构,公司控股子公司宝沃汽车拟就应付款项进行债务重组。经协商,宝沃汽车拟用预计约40亿固定资产(含在建工程)冲抵其应付北汽福田的约40亿元债务,剩余本金及利息仍按原协议约定执行。然而,北汽福田在4月9日的后续公告中表示,鉴于目前瑞幸咖啡的现状以及北京宝沃股东方神州的财务状况以及宝沃自身销量困境,还款仍存在较大变数。不仅如此,据了解,被神州优车接手后,2019年宝沃汽车向神州租车提供两万余辆汽车(相当于宝沃2019年销量的一半),并获得了约24.26亿元新车采购款。随着神州优车此次彻底出售神州租车,神州优车将没有资格再直接要求神州租车向宝沃汽车继续采购车辆。此外,瑞幸咖啡和宝沃汽车都号称采取“新零售模式”,而这一模式在造假风波爆发后开始面临更多质疑。2019年初,神州优车联合宝沃汽车发布全新战略,宣布推出神州宝沃汽车新零售平台:一是实现汽车产销分离;二是启动“千城万店”渠道下沉计划;三是推出0首付、深度试驾等服务。“从特斯拉到国内的造车新势力,所谓汽车新零售模式目前都在试水阶段,最经典的做法是一些体验店,但无奈投入产出比不好,太‘烧钱’。”张翔表示,宝沃试图用多种营销来引流,但其实很难转化成购买率。毕竟宝沃品牌在中国的认可度不高,推广阻力比较大。比起车的营销,更重要的是先把车的品质做好。路在何方事实上,当快速占领市场后,神州优车的多元化业务仍难言成功。其中,神州专车服务收入在2017年达到56.66亿元的顶峰,2018年后开始持续下滑。其中,2018年专车服务收入为34.6亿元,同比下降39.65%,营收占比为57.49%;2019年上半年同比也有所下降。对于专车业务的逐渐低迷,神州优车在2018年财报和2019年上半年财报中的解释如出一辙,均强调政策与市场双重压力。两份财报中均表示“随着网约车行业监管措施的不断加强,公司积极主动改善对专车业务的运营管理,逐步清退不合规车辆和司机,且所处行业竞争十分激烈,受其影响,专车业务收入有所下降。”值得一提的是,与专车服务收入同步下滑的还有买买车收入。2018年,神州买买车收入为12.93亿元,同比下降62.67%,营收占比为21.74%。对此,神州优车在财报中解释称,主要由于公司不断调整优化买买车业务销售模式,阶段性由包销转为代销,本期收入有所减少,同时和神州租车的关联交易也大幅减少。相对于专车业务和买买车业务,闪贷业务表现则相对较好。2018年,神州优车闪贷服务及其他收入为11.94亿元,同比增长64%;营收占比为20.08%。闪贷服务增长的背后是国内汽车金融行业的发展。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互联网汽车金融市场规模为3566.3亿元,2019年互联网汽车金融市场规模高达约4438.4亿元。在营收占比最大的专车业务表现不佳的局面下,神州优车的整体业绩也难言乐观。财报显示,2018年神州优车营收59.48亿元,同比下降39.65%;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亏损404.83万元。2019年上半年,神州优车营收为19.19亿元,同比下降48.98%;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亏损7.59亿元。北京商报记者刘洋濮振宇(图片来源:神州优车官方微信公众号)

2020年06月04日 11:52

信托规模连续3年下滑,去通道压力下,江苏信托靠投资收益装点门面

记者|吴绍志江苏国信(002608.SZ)公布了2019年年度报告,子公司江苏信托的相关数据也展露在大众面前。报告显示,在江苏国信的营收、净利纷纷下滑的同时,江苏信托整体的财务表现却看起来很出色。金融行业报表口径下,江苏信托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32.35亿元,同比增长42.52%;营业利润29.51亿元,同比增长38.18%;净利润24.19亿元,同比增长30.21%。数据来源:江苏国信年报,界面新闻研究部整理在强监管、去通道、破刚兑的大环境下,原本以“通道”业务迅速拓展信托规模的江苏信托,如今也正在谋求转型,随之而来的是公司信托规模的急速下滑。截止2019年末,江苏信托信托规模达到3677亿元,存续主动管理类信托规模1053.63亿元,较年初增加369.73亿元,增长54.06%,主动管理类信托规模占比28.65%,较年初提高了11.86%。而在2017年,公司信托业务管理规模高达5511.44亿元。数据来源:江苏国信年报,界面新闻研究部整理江苏国信的年报中称:“近年来监管部门持续强化信托行业监管,推动金融去杠杆。随着资管新规的落地,信托行业发展更加侧重于主动管理和风险防控,在新的监管环境下,原信托业务结构中占比较高的通道业务将进一步萎缩,从而带动信托资产规模收缩。”这一理由也被用于解释其2018年信托规模的下降。相应地,主动管理类信托是公司转型过程中的主要发力点,江苏信托此类信托规模2019年突破1000亿元。但是,在反映信托公司盈利能力的手续费及佣金收入方面,2019年与2018年相比较为乏力,仅微增4%。合并报表下,作为信托公司主要的收入来源,江苏信托2019年度实现的手续费及佣金收入11.53亿元,占江苏信托2019年度营业总收入的比例为98.06%。数据来源:江苏国信年报,界面新闻研究部整理另一方面,从此前公布的未经审计年度数据中,透露出江苏信托投资收益的一大强项。2019年,在成为利安人寿第一大股东并将会计核算方法变为权益法的情况下,对联营企业和合营企业的投资收益高达17.76亿元。与此同时,2019年投资收益累计数突破20亿元,同比增长72.48%。如果将公司营业收入、净利润中剔除投资收益带来的影响,信托主营业务的表现如何?数据表明,在扣除投资收益后,2017-2019年“营业收入-投资收益”数额分别为10.05亿元、10.92亿元、12.03亿元,在波动中有所增长;“净利润-投资收益”数额分别为6.23亿元、6.79亿元、3.86亿元,2019年出现大幅度下滑。可以看出,“去通道”对江苏信托来说的确是一大挑战,近年来信托主营业务利润面临困境,对于投资收益的依赖过重,尤其是对联营企业和合营企业带来的投资收益的依赖,2019年这一现象尤为明显。数据来源:2017、2018年年报和2019年未经审计年度利润表,界面新闻研究部整理当下对于信托行业来说也是危机四伏。年报中指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经济不确定加大,资本市场投融资环境日趋复杂。……在‘房住不炒’的大背景下,房地产信托规模受到限制。此外,去杠杆政策带来的金融市场流动性问题,将加大信托公司获取同业资金的难度。”作为双主业的公司,江苏国信有意将能源和信托进行融合。在公司发展战略方面,全新提出“推动金融同业合作与产融结合。推动低成本资金通过信托渠道为能源企业提供融资支持。”2020年度公司信托业务的经营计划是“持续推进信托业务类型多样化”,这也颇有一些分散风险的意味。具体来看,“一是优化业务结构,积极推进新业务的探索试点和规模复制,在融资平台业务、消费信托业务、通道业务、证券投资信托业务、资产证券化、家族信托等领域实现多点开花,切实提高主动管理能力。二是加大资金端建设力度,强化与银行等金融机构深度合作,加大财富团队布局力度,优化信托产品设置和‘网上信托’系统建设,加强品牌宣传,提升客户体验。”公开资料显示,江苏国信由舜天船舶重组更名而来。舜天船舶作为国信集团的三级公司,是省内最大的国资船厂,但是在船舶业的寒冬时期,背负重大债务危机。2016年末,国信集团首次采用破产重整与资产重组同步推进的危机化解方式,完成重大资产重组,从此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由船舶制造销售业务转变为信托和能源双主业。

2020年04月26日 12:10